<input id="jw0jc"></input>
  • <sup id="jw0jc"><bdo id="jw0jc"></bdo></sup><li id="jw0jc"><s id="jw0jc"></s></li>
    <dl id="jw0jc"><menu id="jw0jc"><thead id="jw0jc"></thead></menu></dl>
    <sup id="jw0jc"></sup>
  • <div id="jw0jc"></div><input id="jw0jc"><bdo id="jw0jc"></bdo></input>
    <dl id="jw0jc"><ins id="jw0jc"></ins></dl>

    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全文

    2019年1月8号,我接到了高中同学周有择胃癌去世的消息。

      他去世的时候,身份是国内某企业的一名财务会计师,银行卡里还有3700.6块钱。但是身上?#21019;?#30528;一件100块的廉价羽绒服.

      他去世的时候,还差4个月满25岁。

      从接到他的死讯,到决定写下这篇文章,再到今天你们看到这篇文章,我前后花了半个月时间。

      我提笔5次,放笔5次,无法写下去。

      最后?#19968;故?#36873;择了写。

      说句十分残忍的话,我们大学联系甚少,高中累积的友情在这5年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。

      但却因为他的离去,我进入了接近抑郁的状态。

      我今天记录下关于他的一切,不只是我作为一个朋友的愧疚和救赎。

      而是因为他的离去,让我重新开始反思自己这几年的人生,反思我和社会的关系,反思我所做的一切是否真的有意义。

      在想清楚这些问题以后,我甚至想清空18岁以后全部的人生记忆,彻彻底底地重来一次。

      1

      得知周有择去世那天,我正在北京国贸的居酒屋里跟一个投资人聊天。

      聊啥?

      聊未来的经济?#38382;疲?#32842;什么行业有红海蓝海,聊如何快速套现,?#30007;幸的?#30340;财务自由神话。我工作两年多(包括实习),现在做一个商业项目,急需知道明年的市场环境,什么产品容易拿到融资。这就是我这两年的生活常态,酒局接饭局,老师连前辈,低?#39277;?#33136;,逢场作戏。

      “嗡嗡嗡嗡嗡嗡.......”

      所有的转折,都来自于那天我的?#21482;?#31361;然开始不停地振动。

      我坐在那位投资大佬对面,抱歉地拿起?#21482;?#25171;开微信,突然弹出了上百条消息。更神奇的是,这些消息几乎都来自于那个因为半年?#27982;?#20154;说话而导致我忘记屏蔽的高中班群。

      出身社会进入职场这两年,我被迫学会了一项能力——以最快的速度过滤不重要的信息,然后果断下结论。我想大概是因为?#20064;?#24635;说的一句话吧:“我不想听这些废话,我只要三条可以指导未来的建议,你有没有?”

      我有有有,当然有,没有就只能滚蛋了。

      于是这?#25105;?#19968;样,?#19968;?#20102;半分钟时间总结了一下上百条消息,快速总结出了一个核心结论:我们高中同学周有择去世了。

      平心而论,其实我所能回忆起的关于他的?#34385;?#24050;经不多了。虽然很抱歉,可这是实话。

      还能记?#20204;?#26970;的,也是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子,他不高的个子,160左右,脸上长青春痘,说话口音重。

      但是很聪明,非常非常非常聪明。高一开学半个月,学校来了次数学课摸底考试,数学老师(也就是我们的班主任)抱了套卷子来,一拍讲台说:听说我们高中有全省最好的生源,你们?#25925;?#22823;火箭(重点班),来,让我看看你们的实力。

      两个小时后考试结束,老师收完卷子,说:“这其实是2010年四川数学的高考卷。”

      一瞬间全班哄然。

      “什么鬼,高一一开学就做高考卷?”

      “变态吧。”

      事实证明大多数人都在装逼。在第二天发卷子的环节里,班上最高分123,这个成绩是很多学生高中学三年都考不出来的。这也意味着他就算高中三年不学数学,也能在高考里拿到123分垫底了。

      当时周有择就坐在我一个巷道之隔的地方,看着自己的卷子发呆。我瞟了一眼他40分的卷子,瞬间就觉得我的90分还不错,起码我及格了。

      他发现我在看他的卷子,不羞也不恼,只是傻呵呵地一笑,问我,为啥你们高考题都会做?

      我说,我们初三奥赛就学解析几何和导数了。

      他点点头,说,天呐,你们好厉害,都学过奥数啊。

      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开学半个月了,却是我跟他第一次对话。我当时的感受就是,这个人还真是憨?#34507; ?/p>

      一个月以后,我就再也不敢用憨傻形容他了。

      我们数学开始进行专项学习,一个部分一个部分地学,然后当堂对专项进行随堂考。试题都是难到炸裂,关键是我们刚听完也还没来得及消化,?#30475;?#37117;怨声载道。

      但是从第三次专项测试开始,周有择就坐牢了班里数学第一的位置,到高考也再没下来过。

      后来我们渐渐熟络了起来。

      我也从别人嘴里大概听了一些他的?#34385;欏?#20182;不是本地人,是另一个市区的一个小镇的一个村里的人。他中考时干过了市区重点中学的所有尖子生,从一所村镇中学冲了出来,以全市第一的成绩挤进了我们这所全省前三的中学。

      他是真的聪明,家里也是真的穷。

      他一周只用45块钱,包括所有吃饭和开支。他家里有个妹妹小他六岁,也在念书,也很聪明。他来省会念书的学费,都是村委会给他家筹的。都说他是他们村的骄傲。以至于很多年以后我看杨超越在节目里哭着说“我是我们全村的骄傲”时,总是恍惚,不自觉地代入他说这句话的语气。

      熟了以后,我跟他下?#25105;?#32463;常聊聊天,他总觉得我说的有些事很新奇,我也觉得他说的很多事很新奇。

      我们高中早上会给所有学生发免费的牛奶,我从来不喝牛奶,就随手扔进垃圾桶里。有次被他看见了吓了一跳,说,你别浪?#35759;?#35199;!你不要卖给我吧,但是给我便?#35828;閾新稹?#25105;问他,你不是也有吗?他笑,我可以带给我妹妹啊。

      我递给他,钱我就不收了,你下次数学考试输给我就?#23567;?/p>

      高中的第一个寒假回来,大家都新鲜地聚在一起聊天。学生时代总是这样的,寒假回来第一天就是茶话大会。过个寒假大家都不一样了,每个人都穿着新衣服新鞋,有人换了新发?#20572;?#26377;人去了别的国家旅游。周有择也是。那天他穿了件新的羽绒服进来。一进教室,他外套上的几个大英文字母就格外显眼。

      下课时,几个男生走过来,半开玩笑半调侃地说了一句:“有择啊,你这个牌子很潮啊,是你买了阿迪达斯然后自己改创的吧?#34180;?#22352;在旁边的人都努力忍着笑,但?#25925;?#26377;人没忍住,笑了出来。

      我没说话,假装在认真看书。

      等人都走远了,他?#20302;?#36882;了张?#25945;?#32473;我,上面写着:“我的衣服怎么了?”

      我想了下,决定跟他说实话:“阿迪达?#25925;茿didas,你衣服上印着的是adadis。”

      我以为他再也不会穿这件衣服了。结果第二天,周有择?#25925;?#31359;了这件衣服过来。

      只不过这次,他是把衣服反着穿的。几个不伦不类的补丁挂在衣服外面,显得更加滑稽了。但我猜对于他来说,那几个错了顺序的字母应该比补丁更刺眼。

      我那天几次欲言又止,想问问他为什么不换件衣服,最后?#25925;?#27809;问出口。但高智商的人眼力见真的好,他明显看出了我的欲言又止,趁着晨读的时候跟我说:“我只有这一件羽绒服,就这一件,花了我们全家人半个月饭钱了。”

      我想那是第一次他亲口说起自己的家世。没有卖惨,没有多余的话,甚至没有经典台?#30465;?#25105;家穷?#20445;?#20182;只是用平静得不能再平静的语气跟我说:“我只有这一件羽绒服,就这一件,花了我们全家人半个月饭钱了。”

      不卑不亢。

      我虽然不是富二代,但是家里踮踮?#29275;?#20063;算是个中产家庭。我?#33268;?#21448;都是读书人,以至于我从小充满了圣母情?#22330;?#25152;以当我听到他说起这些事时,我的第一?#20174;?#26159;闪躲和努力藏起自己的怜悯。我早就知道他家世不好,也默默觉得他可怜,所以我一直小心翼翼地回避这一点。

      可是直到那天早上,他在我面前不卑不亢地说出那句话时,我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无地自容。

      2

      不只是周有择,我整个高中的回忆,大多数?#24049;?#27169;糊了。

      但?#30475;?#35828;起来,都?#21009;?#19981;过的一环。

      我们高中大概是国内少有的真的推行素质教育的高中,舞蹈?#26234;?#36825;些课可以选修,有真的社团活动,有很多引导思考的课程,每天下午各个班都会准时在教室收看《新闻联播》。

      2013年我们高考,在高考前两个月的一个班会上,我们毕业于南京大学数学系的班主?#21985;?#21047;地在黑板上写下了“理想”两个大字。

      台下哗然。

      他大手一挥,说:

      “你们觉得这个主题土吗?那我今天就要告诉你们,你们从现在开始,要珍惜每一个像我一样认真地跟你们谈理想的人。因为当你有一天走出去进入社会,就再也不会有人跟你们认真地谈理想了。你再遇到的,要么是你一谈理想就骂你是?#24403;?#30340;人,要么是跟你谈理想就是想画饼骗你钱骗你汗的人。”

      我这辈子发自内心佩服的人不多,但高中班主?#21985;?#19968;个。带我们的时候他30多岁,教数学,骨子里是个干净?#30475;?#28909;血未凉的人。大概也是因为他是从四川大凉山考出来的穷学生,吃过苦,从不嫌贫爱富,没借故喊家长收过一分?#20040;Γ?#23545;学生基本都能做到一碗水端平。

      那天,他跟我们说:

      “你们是这个省最好的一批学生,你们从小接受最好的教育,你们大多数未来都会进入到名校。但我想你们记住,无论你们未来考得多好,赚多少钱,也不会让我高看你们一眼。你们要记住自己身上的担子,如果这个社会和国?#26131;?#23450;需要伟大的人,为什么不能是你们?你们占尽了最好的教育资源,你们?#27982;?#26377;改变世界的梦想,你们还奢望谁有?”

      然后他让我们每人撕一张a4纸,把自己的理想写在上面,多少字无所谓。

      “你们要是一下想不到理想,就写写10年后希望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。”

      那个时候整个教室里坐的都是十几岁的少年,风华正茂,意气风发,心里全是热血,眼里全是光芒。在班主任的热血带领下,我们很快就进入了气氛,认真地陷入了?#20102;肌?#23383;字落下去都十分谨慎坚定,好像在立军令状。

      接下来大家一个个地站起来分享自己的理想。

      有人要做出微软这样改变世界的产品,有人要研究出根?#20255;?#28363;病的药,有人要做最透明的慈善机构,有人要成为法医而?#25233;?#26381;务没钱上诉的普通百姓,有人要?#34109;?#21644;官兵,有人要去西藏做军官。我也不敢马虎,在纸上写下了:“我要做记者,兢兢业业,堂堂正正,只为苍生说人话。”

      在一片热血?#21009;?#20805;满情怀的理想里,只有周有择的理想是:“好好赚钱,好好做人。”

      简单而且没有感情的的八个字,显得干?#26742;?#21448;功利。

      我们笑他:“你也太敷衍了吧?”

      他也跟着笑,说:“鸿鹄安知燕雀之志哉?”

      所有的理想?#25945;?#26368;后都被班主任收了上去,他给我们了一个十年的?#20449;怠?#35828;要是谁十年以后还能记得住的,可以回去问他取。

      后来,在几个月后的毕业大典上,我们的校长也说了一段很像的话。这段话后来被载入校史广为传颂,时至今日我说梦话也能背出来:

      “我总觉得?#19968;?#26377;很多话想跟你们讲,但怕是以后没有机会了。

      我害怕自己奢望得多,但依然有一些身为长辈的过分要求想说出来。

      我从不奢求学校走出去的学生出现在福布斯排行榜上,但希望你们出现在?#24403;?#23572;奖的名单上,出现在普利策的名单上,出现在拉科斯医学奖上,出现在联合国慈?#24179;?#19978;,甚至出现在?#27515;?#31361;出?#27605;?#22870;的名单上。

      你们大概会怪我,说这个糟老头子为什么咒我们赚不到钱?

      对不起了,从你们进x中的第一天起,我就没有把你们冲着名校学生去培养,而是把你们当作未来改变的世界的那一部分人在培养。

      我希望学校对你们的影响,远不只是送进一所好大学成为亿万富翁那么简单,我希望你们能成为一个真的用力活过的人。

      最后我说5个词语,在未来的10年20年,你们一定要小心它们:

      成功、浮华、焦虑、?#26102;取?#27442;望。

      现在说这些你们大概觉得不懂。但要是以后哪天你们觉得迷失了,可以回x中的操场上走一走。

      我们的大门永远为你们走出去的人回来敞开,如果保安不让进,报我的名。

      ——如果那时?#19968;?#22312;的话。”

      那是我高中最燃的一?#20301;?#24518;,不,错了,那是我人生中最燃的回忆。

      而后的许多年里,我果然再也没与人说过理想两个字。如果说了,那必定是带着调侃和自嘲的语气的。

      3

      高中我们全班一共46个人,高考毕业我们班平均分643,全部考上一本。

      周有择以693分的总分拿下了市理科状元,考上了某所国家一流院校。

      金榜题名,我们向?#20174;?#19968;个习俗,要办升学宴。考得差的就冲着收点红包去,考得好的就冲着炫耀去办。比如我高中班上的一个富二代,他?#32844;?#26159;房地产商,他升学宴那天,十里长街都知道他考上北大了。?#19968;?#23478;跟我爸抱怨,你看人家家长的阵势;我爸头都不抬地跟我说,你看人家孩子考的学校。

      而周有择作为全省50万考生中的前500名,并没有办什么升学宴。

      确认完志愿表那天,大家最后一次回教室。

      我送他一本书,今何在的《西游日记》。他问我:

      “你为什么送我这本书?”

      “今何在十年前写出<悟空传>,十年后才写了这本《西游日记》,虽然锐气少了很多,但我觉得感动,真的。十年,我以为一个人经过十年,再也写不出来了。”

      “你这太有深意了.......哈哈,反正肯定是你觉得好才送我!”

      我翻开这本书的最后一章最后一节,有一段唐三藏的自述:

      很多年前,我曾经?#40092;?#19968;个年轻人。他叫李世民。

      我们在寺外的山下河边相识,那时,他正被士兵追杀。

      我把他?#20302;?#24102;到寺里藏起来,于是,我们成了?#38376;笥选?/p>

      “我欠你一条命。”他说,“请问恩人法号?”

      我想了想,觉得如果他被抓住就可能把我供出来,于是说:“我法号觉远。”

      “觉远,以后我的就是你的。”他说,“我若得了天下,你就是护国大法师。”

      “他们为什么追杀你?”我问。

      “因为我想改变这个丑陋的世界,因为人间?#21009;?#22810;的?#37096;唷?#25105;立志要创造一个新的世界,我要让这个国家变得富足、强盛、开放。可笑的是,我的理想,却成为我的罪名。”

      “佛祖当年?#25925;?#20010;小王子时,也想要让世间没有贫苦和忧愁,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佛祖成了佛祖,世间却?#25925;?#37027;个世间。”

      “你在讽刺我么?你认为我?#35789;?#22842;得天下,也无法改变这个世界?”

      “是的。”我说,“你改变不了。”

      “为什么?”

      “因为当你一无所有时,你想改变世界拯救苍生。但当你拥有了大军,赢得了天下,成为了最有权势的人,万众高呼万岁时,你还会是从前的你吗?”

      我拿起笔,划了最后一句话:

      “因为当你一无所有时,你想改变世界拯救苍生。但当你拥有了大军,赢得了天下,成为了最有权势的人,万众高呼万岁时,你还会是从前的你吗?”

      我在这句话后面写了两个字?#27735;?#21193;。然后把书递还给他,就此告别。

      后来我才知道,那句话,其实是说给我自己听的。

      上了大学,大家都有了各自的圈子,联系越来越少。后来在我又一次换了?#21482;?#21495;码和微信以后,我甚至忘了再加他。我们就这样不再联系,一年、两年、三年、四年。

      再往后的故事,我大多都是从同学朋友那里听到的了。真真假假,传言或是事实,无从考证。?#27515;?#23454;在太?#19981;?#20026;别人的故事添油加醋,来让这个故事变得更加动人。这也提醒着我今天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反复地提醒自?#28023;?#19981;要给他加戏。于是所有我没有参与的故事,都只能用“我听说”来记录了。

      我听说,他大学一?#36924;?#21629;学习。学习一直是他的生命。高中我们几个人在教室看枪版《?#34385;?#26149;》,陈孝正抛弃郑薇的时候哭着说,我的人生是一座只能建一次的大楼。我说陈孝正渣男,不负责任。但是周有择却在旁边摇头,说,就是这样的,有的人的人生就是一座只能建一次的大楼。一语成谶,这些年他小心翼翼地建着这座大楼,一步也不?#26131;?#38169;。高考毕业的时候我跟他说,我觉得你应该学建筑,毕竟你空间几何学这么强。他摇摇头?#21040;?#31569;师需要培养太久了,最后选了个觉得能快速赚钱养活家里的会计学专业。他上大学以后也从不逃课,门门课都努力考第一。

      我听说,他大学一直不停地打工。他出去做家教,也出去当麦当劳服务?#20445;?7块钱一个小时?#29615;?#20256;单,晒一天挣60块;在学校帮人取快递,取一次1块钱跑腿费......他就靠着这样一块一毛攒起来的钱,养活了自?#28023;?#20132;?#25628;Х选?/p>

      我听说,他被学校里有钱的富二代打过一次。期末考试的时候,有几个家里有钱的小孩找到他,让他帮忙用?#21482;?#32676;发一下答?#31119;?#32473;一大?#26159;?#20182;死活不?#24076;?#24102;头的这位不太开心,说了几句脏话。具体说了什么无从知晓,大概是问候他们家之所以十八代祖宗都这么穷酸就是因为迂腐不化。后来两边就打了起来,势单力薄的他怎么可能打得过对方这么多人。

      我听说,2017年,他可以?#35010;?#20294;是放弃了,因为他查出了病,妹妹也上高中了。他必须马上出来赚钱。后来他进了企业做了财务,公司领导让他做假账,?#20449;?#32473;他一大笔“奖金?#20445;?#20182;又死活没肯。

      ?#19968;?#21548;说,他今年年初就感觉到自己不行了。但他妹妹2019年要上大学了,他妈打电话跟他哭说:你妹妹就要读不起大学了。2018年4月开始,他工作之外还同时打了三份工,就为了给他妹妹攒学?#36873;?#20182;着急得不?#23567;?#21518;?#20174;腥死?#20182;,说有快速的生财之道,做一款保健品的微商推销,来钱快,有门道。他一听这不是干传销吗,死活不肯去,?#30340;?#24895;自己卖肾供妹妹念书也不会去干这个。虽然我没亲眼看见他拒绝的样子,但我总觉得能想到他说这话的语气,应该是皱着眉头,用标准的普通话说:不能让我妹妹用这么脏的钱长大。

      五个月以后,以权健为首的一批保健品公司被查。而他,也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。

      4

      而在他经历这些的时候,我在做什么呢?

      5

      得知周有择的?#34385;?#37027;天,我在北京国贸的居酒屋里跟一个投资人聊天。

      聊啥?

      聊未来的经济?#38382;疲?#32842;什么行业有红海蓝海,聊如何快速套现,?#30007;幸的?#30340;财务自由神话。毕竟我毕业一年,现在做一个商业项目,急需知道明年的市场环境,什么产品容易拿到融资,做什?#20174;?#24819;象力。

      所以我约了他,对方是个40多岁的投行圈大佬,戴着劳力士的绿水鬼,说话三句一个VC、五句一个PE。

      我坐在他对面,穿着低胸的衣服,露出若隐若现的乳?#25285;?#21270;了精致的妆容,全程装出一?#32972;?#25308;又?#20889;?#30528;爱慕的眼神半仰视地看着他。在他说到有?#35272;?#30340;话时,?#19968;?#21450;时地给予反馈,比如发出?#24052;?#22909;厉害,这是怎么想到的?#34180;?#22825;啊,这个太厉害了,你也聪明得过分了吧?#38381;?#26679;的夸赞。语气里还带着一丝恰到?#20040;?#30340;?#33510;?#19982;恭维,不多不少,要让坐在我对面的人觉得刚刚好。

      当然这些并不算什么。

      在商业的圈子里混久了,我熟练地掌握了很多和各行各业牛逼的人套近乎的?#35760;傘?#21270;个他们能欣赏的妆容,穿不暴露又能留点幻想空间的衣服,包里放着补妆的粉饼和口红。?#35789;?#22312;吃饭的过程中,也要去洗手间补几次?#20445;?#35753;自己的状态一直看起来都是最好。

      我开始意识到我的色相其实可以为自己换来一些资源,意识到人生其实有很多捷径可以走。虽然我顶多也就是偶尔利用一点色相为自己套点信息、谈谈合作的水平,比起很多人我差得远了。

      但有些?#34385;?#23601;是这样,一旦你发现陪顿酒就能解决?#34385;?#36825;么方便的话,就很难再放弃了。

      但那天晚上,我收到周有择去世的消息以后匆匆退场了,演技几乎没绷住。坐在我对面的投资人再三示意想送?#19968;?#23478;,我已经没什么心思跟他做戏了。

      6

      几天以后,我们班一些高中同学聚了一趟。

      令人惊讶的是,这竟然是我们毕业后聚得最齐的一次。我们班一共46人,当天到场的有24个。在这场聚会上,一开始大家的氛围都是沉重的,话题都是围绕着他的。

      我们中间跟他最熟悉的?#20064;?#38271;,跟我们说了一些细节。

      比如他走的时候,家里真的没钱治疗了。

      他走的时候,衣柜里只有几件衣服。他身上搭着的,是高中就穿过来的那件adadis羽绒服。

      他走的时候,他打工挣的钱除了给自己生活治病、给家里一些钱接济以外,银行卡里?#25925;?#19979;了3700.6——都是给他妹妹攒下的学?#36873;?/p>

      大家都唏嘘?#21009;荊?#26377;择真的是个聪明且努力的人啊,?#19978;?#20102;。

      但是大概一个小时以后,现场的气氛就开始转向了,忽然变成了职?#21040;?#27969;(?#26102;齲?#22823;会。大家的话题开始变成了:

      “我进阿里两年就升到了p7。”

      “我现在在做bd,做我们这行,重点是要能喝酒能陪笑哈哈哈哈哈。”

      “我们前段时间遇到个?#25317;?#20107;,上次?#20889;?#19968;个?#31361;В?#32473;他塞了几个嫩模。后来他老婆找来了,说是孩子病了在医?#28023;?#36319;我们公司?#37073;?#20320;?#30340;?#32769;公这样,我们公司有什么办法?”

      “我好几个大学同学都创业套现了,现在投资人真的好骗,我也想做个产品骗来试试。”

      “你?#26432;?#36825;么说,我就是做投资的。只要我们投了他,证明做产品的人不是?#24403;疲没?#25165;是?#24403;疲?#19981;赚?#24403;?#30340;钱赚谁的钱?”

      “哈哈哈对现在?#24403;?#30340;钱最好赚。”

      “是啊,现在火的?#20999;?#19996;西,dy啥的,不都利用人的劣根性赚钱吗?没办法,?#25925;?#21155;根性的钱好赚。”

      “咱们学校出来的确?#25925;?#21385;害,大?#19968;?#26412;出来都是社会精英,以后彼此多提携照顾。”

      ........

      我突然就累了,真的累了。

      在北京一个人这么多年,?#35789;?#22312;我给最难讨好的人陪笑的时候,我也没觉得这么累过。我低头,给班长发过去一句话:可是3700.6连一年学?#35759;疾还话 ?/p>

      班长回我:你的关注点永远很神奇啊。

      我没回他。我一直惦记着这个3700.6。我猜他走的时候一定?#35805;残模?#22240;为他还没有给妹?#20040;?#22815;学?#36873;?/p>

      终于,在一片“社会精英”一半交流一半炫耀的对话中,我提起包离开了。出门的瞬间我觉得恶心,我不知道我自己在这里做什么。然后我低头看见自己故意挑选的那个印着da da的prada的包,瞬间觉得自己也很恶心。我赶紧把那个logo转个向藏起来,然后开始试图打车回家,还加了调度费,但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打不到车。我在寒风中等了很久,很久,很久。

      最后?#24050;?#25321;了走路回家。

      在路上我想起来很多莫名其妙的人和事。

      我想起了我奶奶。在我进入职场一年多以后,有?#25991;?#22902;重病?#19968;?#23478;。到家发现一屋子亲戚,根本没来得及?#20204;椋?#23601;开始跑前跑后地应酬亲戚。我以前讨厌的看?#36824;?#30340;,现在都能游刃有余地照顾到。我奶奶一直看着我不说话。后来我一出门,就听见她开始冲着我爸发火。她吼我爸说:“我说不让我孙女工作让她继续出国读书,你不?#24076;?#20320;说随她?#22330;?#20320;看看她现在这个样子,整个人还有点小孩子的灵气没有,就跟个?#19981;?#24066;侩的中年人一样。她才20多岁啊。”

      我想起了我刚进搬进现在小区的时候。朝阳大悦城旁的一室一厅,房租10000一个月。我搬进来之前就有人跟我说,我的邻居们几乎都是单身女孩子,5个能有3个是被包养的。后来我看房的时候,房东大妈坚持要见我,大概也是纳闷这么年轻的姑娘怎么能租得起这么贵的房子吧——在她的猜测里,我应该也是被包养大军中的一员。

      我最后想起的,是我们在高中一起写“理想”的那节班会。我想起一屋子热血的青年在那天写下的要做伟大的?#34385;?#26102;的热泪盈眶。而今天晚上,这群少年中的大多数就坐在我刚刚?#21482;?#36867;出的那个屋子里,谈论着如何骗投资人的钱和如何赚?#24403;?#30340;钱。听说班主?#20301;故?#30528;?#20449;当?#31649;着我们18岁时写下的“理想?#20445;?#20294;我不知道,还有几个人有脸回去问他要当年的理想。

      我真的不?#24066;模?#20026;什么我们会变?#23665;?#22825;这样?

      可其实,早在毕业的时候校长已经提?#21387;?#25105;们了:成功、浮华、焦虑、?#26102;取?#27442;望。只是我们走着走着,?#25925;?#24536;了。不知道人生到底是“听过许多?#35272;恚?#20381;旧过不好这一生?#20445;故?#20174;头到尾,我们就没认真地过过这一生?

      我在同学群里找到了周有择的微信头像。头像是他大学毕业典礼的照片,照片里他穿着学士服,头顶的麦穗拨到了左边,背后的?#32842;?#19978;印着那个充满荣光的大学的名字。他笑得一脸正气,像个在接受?#24403;?#23572;奖的数学家。

      我突然觉得在我们一群所谓的“社会精英”当中,唯有当年自嘲只有燕雀之志的他,实?#33267;死?#26657;长当年的愿望:“我从不奢求学校走出去的学生出现在福布斯排行榜上,但希望你们出现在?#24403;?#23572;奖的名单上,出现在普利策的名单上,出现在拉科斯医学奖上,出现在联合国慈?#24179;?#19978;,甚至出现在?#27515;?#31361;出?#27605;?#22870;的名单上。”

      鸿鹄安知燕雀之志哉?#20130;?#40516;安嘲笑燕雀之志哉?到底谁是鸿鹄,谁又是燕?#25913;兀?#25105;们又是谁在嘲笑谁呢?

      7

      那天晚上我点了他的头像,做了一件非常?#24403;?#30340;?#34385;欏?/p>

      我点击了“添加到通讯录?#34180;?/p>

      石沉大海。

      他的朋友圈可以看见十条。?#25925;?#31532;二条是2018年10月31号发的,分享了一首歌,是张小九的《余香》。这首歌里在我们高中圈子里很火,我也在朋友圈分享过至少十?#25105;?#19978;,其他很多高中朋友也都分享过。我猜他或许是从其中某个人的分享里听到的,毕竟他从来不主动花时间听歌,因为他没有那个闲情逸致。他的时间都要用来学习和打工赚钱。

      而那?#20303;?#20313;香》里,有一句歌词是:

      “快将尘埃掸落,别将你眼眸弄脏。”

      我想我再也没有资格听这首歌了,在他离开以后。

      从2010年起,我?#40092;?#21608;有择8年。以前我总觉得他也算是天选之子了。生在一个没几个人能考上高中的小村子里,却考上了全省最好的高中,全国赫赫有名的大学。

      我再小一点的时候常常做梦,梦里我们所有人的人生其实都是一口井。越到井?#33258;接?#26263;恐怖,我们的前半生就是拼命在从井底往外?#39304;?#37027;时候我只能看到有的人爬得快,有的人爬得慢,有的人勤奋些,有的人怠惰些。周有择他生在井下比我深的地方,可是比我爬得快多了。于是到高中的时候,我们就已经并驾齐驱了。我那时相信再过几年,他就会先我一步到井口,然后永?#28193;?#27963;在光里。

      长大以后我不再做这个梦了,可是?#21009;?#25105;却突然想起来,梦里我曾经忘了很多细节。比如我们每个人向上爬的方法其实都不一样。有的人坐的是电梯,按个按钮选对楼层就能上去,比如我们品学兼优家里有钱的班长,再比如逼周有择发答案的富二代。有的人走的是楼梯,比如我,可我嫌楼梯累,一直羡慕有电梯可坐的人。

      也有的人,只有一根破?#35780;?#28866;的绳子扔在他的面前。他这辈子,都要用尽全力地沿着井壁往上爬,头破血流也不能停下来。最坏的结果就是,爬到马上就要看?#28966;?#30340;地方时,功亏一篑,摔回井底。

      比如周有择。

      我们曾经在路上短暂相遇。后来我顺风顺水,却在人生的功名利?#22351;?#32418;酒绿中迷失了自己。

      这些年,我变得市侩,会算计,逢场作戏,开始向人含笑背人咳,?#24050;?#30007;人的标准从我爱的变成了对我有利的。我早就不记得什么“只为苍生说人话”了,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?#25925;?#24456;?#36152;ぁ?/p>

      ?#24050;?#37324;再也没有了光芒。

      我常安慰自?#28023;?#25105;明明有一个文人高洁的内核,是这个社会把我逼成了今天这样功利的商人模样。

      可是他的离去让我没有脸再说这句话。

      这些年我看了很多文章,写的什么“寒门难出贵子?#20445;?#20889;?#20999;?#31351;苦出身的孩子就算考出来了也格外容易走歪路,比如被拐去传销,比如为了赚钱做诈骗,字里行间满满都是怜悯的味道。

      现在我却觉得不是这样。

      在那口深不见底的井里,他一路抓着那根?#31995;?#36882;给他的破绳子,中间无数次有人邀请他走捷?#19969;?/p>

      “你给我们发个答?#31119;?#19968;年生活?#35759;?#26377;了。”

      “做保健品微商啊,怕啥,骗别人又不骗你的家人!”

      “在账目上稍微动点手?#29275;?#20320;就能分到你这辈子?#27982;?#35265;过的钱。”

      可他?#35789;?#26368;后被磨得血肉模糊,宁愿自己摔死,也没走这些路。

      明明是我们,这辈子走着轻轻松松的路,旁边出来一点点诱惑立马就走歪了,却口口声声说着自己被?#23631;?#20026;?#20581;?#21487;是真正被生活逼到绝境的周有择,却一?#25105;?#27809;有抱怨过。

      社会什么时候逼过我了?

      ?#25925;?#25105;把自己因为欲望吃的苦,都推卸给了世界?

      我不知?#26469;鳶浮?/p>

      8

      2019年1月20号晚上,班长在群里问?#30007;?#20154;要去他的葬礼。

      我打开个锤子便签,写了段话给他:

      我写完以后,发给了班长,让他帮忙打印出?#21019;?#21040;现场。他说,?#20013;?#19968;下比较正式吧。我说,不了 ,我已经很多年没提笔写字了,我已经提不起笔了。

      这大概就是我的最后告别了。

      他走后我一直在想一个奇怪的问题。

     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墓志铭,叶芝的墓志铭是“冷眼一?#24120;?#29983;与死。骑者,且前?#20445;?#28023;明威的墓志铭是?#20843;?#25105;不能站起来了?#20445;?#33831;伯纳的墓志铭是“我早就知道无论?#19968;?#22810;久,这?#36136;虑榛故?#19968;定会发生?#20445;?nbsp;弗罗斯特的墓志铭是“我和世界有过情人般的争执。”

      我一直想为他写一句?#40092;?#30340;,一听就很厉害?#20154;?#20204;这几个人还厉害的墓志铭,却始终想不到一句?#40092;?#30340;。后来写完这封便签那天,我突然想起毕业典礼时校长说的那句话:“我希望学校对你们的影响,远不只是送进一所好大学成为亿万富翁那么简单,我希望你们能成为一个真正用力活过的人。”

      所以,大概这句就是最适合他的墓志铭了吧——

      “一个真正用力活过的人。”

      P.S.

      1,这篇文章撰写之前,已经获得了他家里人的同意。但为保护他家人的隐私,我隐去学校、自己的姓名、周有择也是化名。希望所有的高中同学、老师以及相关知情人士,看到这篇文章后不要向外界透露太多关于他的真实信息。希望他们一家人得到保护。

      2,周有择这个化名是和他母亲商量后取的。含义很简单,希望如果有来世,他的人生能有得选择。

      3,?#31508;?#20154;妹妹2019年高考,?#19968;?#25215;担他妹妹四年大学的基本学费,尽一份绵薄之力。

      4,最后,在这里放出我送他的那本书最后一节的完整版,出自今何在老师的《西游日记》。

      (滑动下面灰色字体可看全文)

      灵山。

      到终点了,朋友们。

      “原来灵山在这里。”猪恍然大悟。

      “怪不得?#21040;?#19979;就是灵山。”?#25104;?#22823;笑,“亏我们千里万里地去?#25671;!?/p>

      “其?#24471;?#20010;人都会到达灵山的,正如每个故事都有个终点。”我说。

      “真?#19978;?#29492;子没有来这里。”

      “但官方故事里会说他也来了……反正以后再没有人会看到他。”

      “这是他的选择,他还会在无尽的?#21482;?#20013;苦苦地征战下去,一次次地?#19968;?#33258;己。”

      “这里如此安乐,什么也不用做,什么也不用想,我们一路的艰辛,就是为了这里吗?”猪问。

      “不,”我说,“我们走这条路,只是为了路本身。在路上,才是全部的意义。”

      如果有可能,我多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。

      一个声音问:“唐三藏,你找到你要找的答案了吗?”

      我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      “你还没有领悟?”

      “我不想成佛。”

      “为什么?”

      很多年前,我曾经?#40092;?#19968;个年轻人。他叫李世民。

      我们在寺外的山下河边相识,那时,他正被士兵追杀。

      我把他?#20302;?#24102;到寺里藏起来,于是,我们成了?#38376;笥选?/p>

      “我欠你一条命。”他说,“请问恩人法号?”

      我想了想,觉得如果他被抓住就可能把我供出来,于是说:“我法号觉远。”

      “觉远,以后我的就是你的。”他说,“我若得了天下,你就是护国大法师。”

      “他们为什么追杀你?”我问。

      “因为我想改变这个丑陋的世界,因为人间?#21009;?#22810;的?#37096;唷?#25105;立志要创造一个新的世界,我要让这个国家变得富足、强盛、开放。可笑的是,我的理想,却成为我的罪名。”

      “佛祖当年?#25925;?#20010;小王子时,也想要让世间没有贫苦和忧愁,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佛祖成了佛祖,世间却?#25925;?#37027;个世间。”

      “你在讽刺我么?你认为我?#35789;?#22842;得天下,也无法改变这个世界?”

      “是的。”我说,“你改变不了。”

      “为什么?”

      “因为当你一无所有时,你想改变世界拯救苍生。但当你拥有了大军,赢得了天下,成为了最有权势的人,万众高呼万岁时,你还会是从前的你吗?”

      “我不会变的。你绝不?#27809;?#30097;我的信念。”

      “我不怀?#19978;?#22312;的你,我只是在怀疑时间会改变一?#23567;!?/p>

      我们在寺院中每天彻夜长谈,谈人生谈理想?#21018;?#23398;谈女人谈天下大事,我从来没有和一个人谈得那么开心。如果他不是那么想?#34987;实郟?#20182;本来可以成为我最好的朋?#36873;?/p>

      “我也有一个梦想。”我说,“我要去西行,去寻找拯救苍生的法门。你和我一起去吧。”

      “不,”他说,“我不会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的远方,?#19968;?#30041;在这里,和这里的人民在一起同?#20351;部啵一?#36194;得他们的支?#37073;一?#23454;现我的梦想。”

      我认为他是对的,我?#27531;?#21482;是个懦弱者,想逃避眼前的现实,逃向远方莫须有的理想天国。

      后来,他离开了。

      后来,我下山,?#24613;?#35199;行,要到长安去办出关申请。

      等我来到长安,才发现已经?#26576;?#25442;代了。

      现在的国家,叫大唐,而他的主人,叫李世民。

      我在宫殿中见到?#27515;?#19990;民。他和落难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,那时的他破衣烂衫,须发蓬乱,东躲西藏,总是慷慨激?#28023;?#23545;一切不满,但我知道他生活在迷茫与?#24535;?#20043;?#23567;?#20294;现在,他金冠玉带,满面红光,昂首阔步,总是朗声大笑,对一切充满自?#39304;?/p>

      “看看我的国度。”他说,“看看?#33485;?#30340;人民,看看他们对我的欢呼。我的理想就要实现,大唐会成为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。”

      “我真替你和这个国家高?#24661;!?#25105;深施一礼,“不过?#19968;故?#35201;请你下旨批准我出关西?#23567;!?/p>

      “为什么?”他不解地问,“美好的生活就要开始,这个国家就要展开新的篇章,我正?#24613;?#25253;答你,给你想要的一?#23567;?#20320;却要离开?”

      “我是你的臣子,?#25925;?#20320;的朋友?”

      “你当然是我的朋友,而且是最好的。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。还记得我们一起畅谈天下吗?那是我人生最快乐的一段时光。”

      “如果我只是你的臣子,?#19968;?#23545;你高呼万岁万万岁。如果我是你的朋友,?#19968;?#23545;你说,这世上没有不落的太阳,这强盛不会永远,你也不可能永生。你一个人改变不了这个世界,不论你多么迷信于你的力量。”

      李世民的脸色变了:“所以你才要离开我?离开这个国家?只因为你相信还有地方?#26085;?#37324;更美好?”

      “不。”我说,“我终将归来,带回我在路上看到的一?#23567;?#25105;愿做你们的眼睛,去看这个世界。我要忠实地记录下我的见闻,不论那是美?#27809;?#19985;恶。我要告诉你们世界的真相,不论你们爱?#35805;?#21548;。我不会带回永生之道,只会带回众生的哭、笑还有呐?#21834;!?/p>

      “我不许你走!”他生气地说,“我要让你留在这里,见证我的丰功伟业。?#19968;?#25104;为最伟大的帝王,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。”

      “我的朋友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我说,“相信我,不用五百年,你就会看到你的王朝如何?#35272;#?#20320;会看到百姓咒骂着你和你的子孙,你会后悔你没有在这王朝最强盛的时候死去。”

      “为什么!”他问,“为什么我不能建立永远强大的王朝?为什么得到的终会失去?为什么一切热爱与理想终将化为云烟?”

      “我也想知道。”我说,“所以我要去远行,游历世间,寻找答?#28014;!?/p>

      “你去吧。”他说,“但答应我,在?#19968;?#27963;着?#34987;?#26469;。我要亲耳听到你给我讲你在世间所看到的,我要听你告诉我那个答?#28014;!?/p>

      于是我对佛祖说:“我不能成佛。我要回去。因为我的故土不在这里。我是那样热爱那里,虽然那里的一切?#27531;?#24182;不如这里美好。但?#19968;?#22238;去,?#19968;?#21578;诉他们这世界的样子,我要让那里的人拥有热情的向往与宽大的胸襟,我要看着他们生生不息,创造那梦想中的国度,那里有最黑暗、最悲凉、最苦难,也会有最?#27704;謾?#26368;伟大、最辉煌。我不后悔我生在那里,也不会后悔我死在那里。”

      我终于要回家了。

      回望来路,一片茫茫。?#20999;?#26366;经的面孔,都已不在。

      但我听见他们在呼喊:

      “我在这里。”

      “我在这里。”

      “我在这里。”

      他们在世界的每一处呼喊,在天空中,在海洋里,在我曾经和不曾踏足的道路上。他们呼喊,他们存在过,我记下他们的名字,然后将这些名字高高扬起,让它们随风而舞。

      一个人要走过多少路,才能成长为男子汉。

      一?#35805;?#40509;要飞过多少个海洋,她才会躺于?#31243;?#19978;。

      一座山要矗立多少年,它才会被冲刷到大海。

      一群人要生存多少年,他们才会获得自由。

      答案?#35745;?#22312;风?#23567;?/p>

      怎能忘了西游。

      (完)

    为您推荐

    山东11选5开奖记录
    <input id="jw0jc"></input>
  • <sup id="jw0jc"><bdo id="jw0jc"></bdo></sup><li id="jw0jc"><s id="jw0jc"></s></li>
    <dl id="jw0jc"><menu id="jw0jc"><thead id="jw0jc"></thead></menu></dl>
    <sup id="jw0jc"></sup>
  • <div id="jw0jc"></div><input id="jw0jc"><bdo id="jw0jc"></bdo></input>
    <dl id="jw0jc"><ins id="jw0jc"></ins></dl>
    <input id="jw0jc"></input>
  • <sup id="jw0jc"><bdo id="jw0jc"></bdo></sup><li id="jw0jc"><s id="jw0jc"></s></li>
    <dl id="jw0jc"><menu id="jw0jc"><thead id="jw0jc"></thead></menu></dl>
    <sup id="jw0jc"></sup>
  • <div id="jw0jc"></div><input id="jw0jc"><bdo id="jw0jc"></bdo></input>
    <dl id="jw0jc"><ins id="jw0jc"></ins></dl>